【见闻录·一二九】校合唱团指挥助理谢诗琪(ck)访谈

见闻录SpeculumDifferentiarum2021-09-11 15:35:52

《见闻录》

「一二·九歌会」专题

3篇文章


你们爱的ck学姐


        每年一二·九,你总会听到ck这个名字。她是2015年北京大学年度人物、外国语学院2012级本科生、教育学院2016级研究生谢诗琪,从小热爱音乐,并接受了专业的音乐训练。2012年9月,她作为声乐特长生考入北京大学,并加入北京大学学生合唱团。2014年7月参加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举办的第八届世界合唱大赛,获室内混声组、现代音乐组两项金奖。


        出于对音乐的执着和扎实的音乐素养,自入学来,ck一直活跃在一二·九活动中,每年都有大批同学成为她的粉丝。从一开始的合唱团声乐特长生,到哲学系和外国语学院的艺术主排,再到今天参与或负责多个院系的一二·九排练工作,ck在一二·九活动中付出了大量心血。“从一开始连谱子都不会认,到最后完整地完成一个作品、在舞台上绽放,在我看来很有成就感,也带来很多感动。”个人艺术素养依托和多年活动经验积累,ck可谓北京大学一二·九合唱活动的“专业资深人士”,今天我们就请ck与我们交流单纯作为一场歌会、合唱比赛本身,她对于一二·九一些独立而独特的认识和想法。


        一二·九歌会本身是为了纪念129学生运动的、以合唱为艺术形式依托的爱国爱校教育、集体主义教育和人文艺术教育活动,因此各院在选曲时总会斟酌再三。传递思想、展现精神很重要,也会考虑整体舞台效果。因此,各院选曲和演出风格不同表面的原因可能是学科特质和独特的院系历史,但更深层的则是一个院系作为演出团队本身参与者群体的差别,如人数、性别比例、声音条件等。这一点考虑得越周全,演出效果往往越好。外院每年一二·九的表现都令人赏心悦目,正是充分考量了参与群体特点的结果。

2015年外国语学院演奏曲目《春天来了》

外院的特点是女生特别多,所以从我大二刚转进来开始,唱的一直是民族歌曲。而且选歌的时候要想舞台效果,民族歌曲女生可以带动作,舞台效果好,所以我会挑一些结构变化比较多的歌曲,比如傣族、瑶族、西域风格。而且民族歌曲又能体现外院包括外院多个语种在一起的特色,有一层联系,所以我会选到民族歌曲。表现的时候,不仅要追求表现院系特色、学科特色,更要考虑人的特色。在男生不足或水平有限的情况下,唱军歌气势不够,反而不太好。”

        这些问题一般由本院负责同学考虑。在确定选曲的大方向后,主排院系的文艺部长会邀请ck参与该院的一二·九活动,担任艺术主排,并大致在国庆节期间定下比赛的曲目:ck、文娱部长或其他学生干部会提名待选曲目,院系老师也更多扮演参与讨论者的角色。担任艺术主排的ck主持讨论,大家通过协商,确定比较合适的曲目。

选歌本来就是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的。”大家纳入考虑的问题可能是,院里的男女比例、声音条件、能够唱多难的曲子,以及曲目本身是合唱曲还是独唱改编,对于前几年的一贯风格是不是要做出一些改变等。总之,在选歌的过程中要对希望呈现的舞台效果有预期和初步设想,把曲目的艺术性考虑进去。


        也正是因为各院系逐渐对本院系一二·九参与者群体有了比较全面和深层的考察和了解,近年来甲组大院系的选歌有非常明显的多元化趋势

因为每个院系都往一类里面跳的话对自己没有好处。大家都唱红歌,我就唱民族风;你们都唱民族歌曲我就唱校园歌曲。”

        只有多元化的选曲才可能在评审的过程中各有千秋,展现出各自的独特优势;因此,多元化也是站在评审角度的一种几近于必然的选择。

        但这也不意味着选曲对一二·九这一主题缺乏考虑。纪念一二·九本身就包含了对现在来之不易生活的珍惜和对光明未来的期许,因此较多院系会选择情感积极向上、颂扬真善美的作品,无论是古风、校园风还是民族风都是如此。

        今年,外院将演唱经典歌曲《城南送别》,国关是原创作品 To Those in Misery,化院则带来《那一片海,那一个家》,是《感觉身体被掏空》的改编版,以原曲旋律配上同学原创的描绘化院学生生活的歌词。

        在这种趋势下,一二·九合唱比赛的评审标准也出现了相应的变化。根据团委下发的文件,今年取消了加分曲目单,只有推荐曲目单原创作品的加分从往年的0~3分变成0~5分声乐部分占比从80%降至60%,降下来的比重分给了舞美,ck认为这是和往年最大的差别。


        不过谈起具体的评审,ck表示这也不好说,评委人员组成的专业分布和评委的个人偏好对评审结果影响很大,因其对声音和舞美的侧重是不同的。由于每年评委不同,组成结构也不同,所以每一年的评审偏好并没有体现出特别明显的倾向性和连贯性。这一方面意味着选曲和编排的形式不会受到评审因素的过多影响,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评委偏好随机性强,也体现于各院系最终名次的浮动。这也是一般艺术类比赛的正常情况。

2015年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永远》


>为何129__?

     因此,ck觉得有名次虽好,但也并不十分重要。

其实我很在意的是孩子们能不能唱得开心。

        她更希望同学们能通过参与并较为深入地进入单纯合唱本身,达到一二·九活动的目的——无论是纪念历史(通过积极的选曲和排练本身)、培养新生的团结协作,还是单纯接触和了解合唱这一艺术形式。

每年一二·九上台之前,我都会(和学生)说我们就是玩,明天是大家享受舞台的日子,最后一天的排练就已经是结束。”


        学校也弱化了一二·九合唱的竞争性。在2007年一二·九团委下发的文件中[1],规定“除领唱、合唱限由本校人员担任外,可外请指挥、伴奏人员”,而今年的文件中,则规定“所有演出须由本校学生完成,不得外请专业人员”[2],鼓励本院系同学多多参与、乐在其中。这样一种理解方式,不仅是立足于合唱艺术的,也更为接近一二·九歌会的初衷。



[1] 团发[2007]054号:《关于举行“北京大学一二·九师生歌咏比赛及朗诵艺术大赛”的通知》。

[2] 团机关发[2016]20号《关于开展北京大学庆祝“一二·九”运动81周年·暨纪念建党95周年、长征胜利80周年师生歌会的通知》。



撰稿 | 张曦予

访谈 | 竹喵 张曦予 周扬 伍维晨

供图 | 曹若晨(摄影) 北京大学新闻网

封面图供稿 | 北京大学学生会文艺部

审校 | 蔡雨玹 竹喵 经元导

鸣谢 | 竹喵

排版 | 经元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