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红歌漫忆

南风悦读2021-02-19 10:17:39


再不点蓝字关注,机会就要飞走了哦

南风·悦读

 

 让智慧前行


 南风·悦读

    为你分享文艺精品

    


红歌漫忆

文|刘佳

 人到中年,突然有一天我感觉我和那些蹦蹦跳跳的年轻人有了明显的区别,那就是喜欢怀旧。生活中那些无奈和伤感使我开始习惯从记忆中去寻找那些失去的乐园。恍惚间,往昔那些令人难忘的事件像钟乳石那样点点滴滴慢慢生长。记忆中最为刻骨铭心的是,那些伴随我整个童年时期并且见证了我成长历程的红色歌曲。印象中,那些通俗易懂、易唱易记的红歌犹如阳光和雨露一样照耀和滋润了我的童年时代,使我得以健康、快乐地茁壮成长。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那时浑身燃烧着革命激情的父母根本无暇顾及孩子,他们抚养孩子就像养育牛羊一样放任自流,没有刻意的管束,没有严格的培训,一切顺其自然。年幼无知的我那时的每一天基本上都是在村中的坪场上、乡间的野地里、未被污染的小河边游荡玩耍,像一头小羊羔无拘无束无忧无虑。跳房子、捉迷藏、撞拐、抬花轿、滚铁环、打陀螺、游泳、摸鱼等等,那些充满童趣而又不需花费金钱的娱乐项目,让我懵懵懂懂的童年时光变得无比的充实而愉悦。直到八岁那年我才被父母送进村小读书。就是在那一年,我才隐约觉得我开始置身于红色海洋里。到处都是革命宣传画、革命标语、革命小人书、毛主席像、毛主席语录,尤其是学校和村里高音大喇叭里播放的亢奋激昂的红色革命歌曲,给我们营造了一种令人激动的氛围:祖国大地在党和毛主席万道金光照耀下,到处莺歌燕舞、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四周的人们无论男女老少一律精神抖擞、乐观坚定、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满怀革命豪情。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我走进学校大门的第一首歌。每当我耳畔回响着这首舒缓深情的旋律时,记忆的大门便悄然打开,思绪重又回到了那个火红的年代。那些由跳跃的音符、激昂的旋律组成的红色声音,那段鲜血、红旗、红五星谱写的红色历史,岁月深处那些曾经刻在生命中的红色吟唱,犹如红色血液浸润进我们的生命,浸润进我生活的每一寸空间,使我们自小就铸就了理想主义、英雄主义、集体主义情结, 完全忽视了对世俗成功的蝇营狗苟的追逐拼争;使我们确信我们是在党和毛泽东思想的阳光雨露滋润哺育下茁壮成长的幸福的儿童少年,是祖国的花朵,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使初涉人世的我们随时做好为革命、为祖国、为人民的事业壮烈牺牲的准备。总之,红歌带给我们的激情、悲壮和崇高的情感体验使我们精神充实,冲淡和平衡了那个时代食物和物质的匮乏和简陋。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第一行动一切听指挥……”进了学校,我们便不能再像在家中那么“野”了,得有组织纪律性,于是我上学后学会的第二首歌便是《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接着音乐老师陆陆续续教我们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社会主义好》《井冈山下种南瓜》《社员都是向阳花》《北京的金山上》《一分钱》《小小镙丝帽》《卖报歌》《让我们荡起双浆》《小螺号》《勤俭节约》《南泥湾》《唱支山歌给党听》《红星歌》等等,听着唱着这些红歌,幼小的我们感觉到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体味到社会主义国家优越性,懂得了勤俭节约、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重要性。这些红歌传达出来的精神让我们感到温暖,让我们感到激动,让我们感到踏实,让我们感到有力量而无所畏惧,也让我们感到有目标、有奔头。

 那时,每天早晨5点55分,我都在“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革命歌声多么响亮”的雄壮歌声中准时醒来,这是大队的广播喇叭又准时开播了,睡眼惺忪中听着这激昂有力的歌声,精神禁不住为之一振。广播那时是我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宣播新闻和运动精神,大喇叭小广播都喜欢播放歌曲和戏曲,比如《洪湖赤卫队》《智取威虎山》等戏曲,因为成天翻来覆去的播放,所以大段的唱词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流淌的是生死一搏的镇定和抗战必胜的从容,《黄河大合唱》激荡的是誓死保卫家园的民族意识和坚强不屈的斗争意志,《我的祖国》弘扬的是爱国爱家的深厚感情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学习雷锋好榜样》《绣金匾》《红梅赞》《红星照我去战斗》……一首首铿锵有力、激情洋溢的歌曲,唱出了战天斗地的昂扬锐气,唱出了奋发图强的革命精神,唱出了气吞山河的豪情壮志。那个年代,那个岁月,那些歌就这样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浸润着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依附在每个人的精神世界,渗透到了每个人的灵魂深处,不知不觉塑造了一种集体思维,形成了一股集体力量,坚定了全国人民的信仰。

红歌由于记录了某个人或某代人的某种特殊情结或个人的某种瞬间体验,每当回放,便会唤醒尘封多年的记忆,心灵便会被熟悉的或似曾相识的旋律触动,仿佛曾经拥有的欣悦、热情、悸动、幻梦以及曾经遭际的落寞、伤感、迷惘、彷徨都被埋藏在了老唱片的细密纹路里。因此,每当听到或唱起那些不曾远逝的经典红歌的时候,我总是会激动得热泪盈眶。虽然我已经人到中年,自以为已经修炼到人莫予毒、油盐不进的境界,但至少就在唱歌的那一刻我显现出的激动却是真挚的。我想那应该是一种历经坎坷苍凉,骨子里仍残存的不曾褪去和消失的滚烫的激情,还有现实中云翳一般挥之不去的感伤。

       刘佳,男,江西安福人。现系江西省文联第八届委员会委员、江西省作协会员、吉安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常务理事、吉安市散文学会常务理事。199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先后在《中国校园文学》《写作》《草原》《金城》《拉萨河》以及《人民日报•海外版》《解放日报》《农民日报》《西藏日报》《井冈山报》副刊等报刊杂志发表各类文学作品300余篇。曾担任《樟乡韵语》副主编,著有长篇小说《边缘地带》《在刀尖上跳舞》《武功山游击队》,文学作品选集《乡村追梦者》,历史人物传记《罗隆基传》等。

《南风悦读》编辑团队

主编: 文昊

副主编: 灰姑娘

       审稿责编:思语、墨阳、

                      昕若、安岚

         我们欢迎一切原创文字。武功山悦读,以网络文学的轻松诙谐与传统文学的优美典雅相结合,以纯文学的严谨和热点话题相结合,让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写手。 投稿邮箱:aflj@163.com 。题材不限,诗歌、散文、游记、小说均可。

投稿须知

◆稿投:aflj@163.com。须原创且未在其他微信平台上发表过,投稿主题处注明体裁,投稿后务必加微信(1113139134),以便付酬。15日内未见回复,方可另处!

◆稿酬:稿酬以赞赏情况定,稿酬一般为打赏的60%,低于10元不予发放。

◆声明:作者自负文责。本刊对稿件有修改权,不同意修改请注明!无特别注明的图片源于网络。

◆转载:转载须注明来源《南风悦读》,否则,本刊会依法维权!

商务合作等事务,请联系微信:1113139134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